征十郎www

【赤黑】我的恋人来了大姨妈?!

终于写出来了qwq
果然痴汉征超好写ヾ( ・∀・ )ノシ
大概是来着嫻酱大姨妈的怨念产物(:з」∠)_
没来得及改,欢迎捉虫ฅ(>ω<*)ฅ



1.
赤司征十郎,现在是赤司集团的总裁大人,同居恋人名为黑子哲也,是初中兼大学同学
就在今天早晨,就在赤司挂着幸(性)福的微笑去叫醒昨天被做到昏迷的小恋人
在掀开哲也被子的一瞬间他忽然明白了凡人口中懵逼的心情
【卧槽什么情况哲也你怎么了怎么一床昨天晚上明明还好好的这颜色这味道这出血位置这不就是传说中的大!姨!妈!吗来那啥啥不是为了排出那啥啥吗就是说我家哲也可以怀孕了是吗昨天晚上刚刚做过吗那如果有了孩子第一个就叫征哲第二个叫征也第三个…………】
就在赤司大人正在给自己未来的第九个孩子取名字的时候,黑子终于悠悠转醒,准备爬起来
「唔,征君……」
「哲也躺好在这段特殊的时期就由我全权负责你的饮食起居」
然后赤司把刚刚爬起来的黑子又摁回被窝,没错是摁回去的
黑子只好躺在床上撇撇嘴碎碎念
「说的想之前我的生活不是你负责的一样」
今天也是美好的一天呢


2.
既然担起照顾媳妇大人的重任就一定要事事做到完美,这是赤司第一次感谢自家父亲的教诲
来大姨妈第一要准备的是什么?妥妥的姨妈巾呀!就算是男生这也是基本的常识!更何况是卫生保健次次满分的学霸!
而现在,摆在赤司面前,有两条路,一旦选错,定会影响后面的一连串计划,所以姨妈巾到底是去自家集团特别定制还是去超市买普通的好
经过半个小时的深思熟虑,就在赤司打电话给玲央安排设计生产的时候,我们的小天使终于抑制不住心中的怒火一个枕头砸过去!
「赤司征十郎!你要定制姨妈巾我就不吐槽什么了!你告诉我为什么你的姨妈巾还要戳金边镶钻石呀!土豪秀什么秀!」


3.
于是赤司在被自家媳妇胡了一脸枕头后终于踏上了正确的道路!去超市买姨妈巾!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然而到达超市,找到姨妈巾的货架的时候,琳琅满目花花绿绿的姨妈巾晃瞎了赤司的眼
什么八度空间,速菲,日用型,夜用型各种各样应有尽有
这时候,问题又来了!到底应该买什么类型的呢!
是应该注重品牌销售量,还是所用面料,或是款式大小,以是日用夜用,或数量多少呢?!
然而,赤司征十郎是什么人,人家大总裁好不好,又不是旁边只有3000日元零花钱的高中生齐木同学,需要精打细算,心里的小算盘打得可以当鞭炮用
于是在京都的某个超市内,你可以看见赤司集团的总裁大人愉快的往购物车里扫姨妈巾,疑似精神病,并被专柜服务人员吐槽,先生我们不做批发


4.
宠自家媳妇宠到智障的赤司在堆满一车姨妈巾后,终于想起找回自己的智商,买了几包红糖和姜,心满意足的回了家
然后?然后当然又被黑子胡了一脸枕头,而赤司大人镇定自若,接下枕头塞回黑子头后,并这样解释
「可以给哲也铺一床姨妈巾,这样就算哲也在床上滚来滚去都不会漏的」
黑子表示可以这很赤司你说的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是在下输了
然后?然后当然赤司又被胡了一脸姨妈巾被赶出卧室,而黑子依靠包装纸上的步骤处理好了
结论:赤司绝逼妻奴无误,黑子如此熟练不是有经验就是有天赋【doge】


5.
「哲也,把衣服穿好出来要吃午餐了」
「知道了,征君好像妈妈桑,关心的事情真多」
改解决的重要问题重要解决了,那么下面是愉快的午餐时间
「所以,征君你告诉我这些是什么东西」
「红糖汤豆腐,红糖水煮蛋,红糖炒面,还有天然无杂质的红糖姜汤」
可以,这很赤司,说赤司厨艺好也确实是好,蒸焖炸煮样样精通,说赤司厨艺差也确实是尤其的差,不管是什么,都可以若无其事的给你做出一锅要命餐
「对不起我选择香草奶昔,我的奶昔呢,征君」
「绝对不会给哲也少的,来」
于是赤司推过去了一杯红红的,冒着热气的,时不时在从那被赤司称为香草奶昔的谜の液体中冒出几个咕噜
谁会喝呀喝了一定会死吧妥妥的好不好,黑子的面瘫脸差点没把持住
「所以,征君,这是什么鬼,,,」
「是M记的香草奶昔呀,那么凉的东西对你不好,我就到锅里给你热了一下,又顺手加了些红糖和姜汤,对身体好哦,乖,快喝掉~」
「对不起请允许我郑重的拒绝,喝掉这些我还没好就先挂掉了好不好,征君自己试试吧」
「真是的,那么不信任你夫君嘛,我好伤心」默默的接过被黑子推回来的名为【香草奶昔】的饮品,很绅士的啜了一口
接下来的表情,让黑子难忘终生,第一次后悔没有用手机拍下了,并称那是遇见赤司以来第一次看见赤司可以拍下来做表情包的表情
而当事人赤司大人表示,那一口奶昔,差点激发出自己隐藏多年的洪荒之力,妥妥的生化武器好不好,随便一杯都可以灭了菲律宾这个种族好不好
回归当下,赤司呆呆的转过头,看看这一桌的红糖料理
「哲也,要不然我们叫外卖吧」
「征君果然高见」


6.
「哲也,今天必须早点睡觉」
赤司来到黑子的书房,啪的关掉了台灯,抽走刚刚起笔的小说,论章收好,熟练无犹豫,一看就知道是经常做
「恕我直言,明明每天睡那么晚都是征君的错」
水蓝的眼镜在暗黄色的灯照耀下就像蓝宝石一样,不禁让赤司看迷了眼
【果然是我媳妇辣么萌辣么可爱赤司征十郎你要克制克制你自己不行了哲也真的好可爱但是现在哲也大姨妈不能做啊好痛苦只能看不能吃好痛苦】
以上来自赤司・真・正版妻奴・痴汉・征十郎的内心活动
可以这超强的,不知道当年征臣粑粑是不是也对诗织麻麻这样痴汉过,我们就不得而知了【doge】
于是,在某个夜晚,赤司心满意足的抱着小天使睡着了
虽然有些变故,但是今天也是美好的一天

【赤黑】绅士

大概是谦的「绅士」的扩写吧(:з」∠)_
赤司视角+黑子视角+第三视角(:з」∠)_
就是篇渣虐(:з」∠)_
如果可以接受请继续(:з」∠)_
----------------

好久未见,你还好吗,自从高中毕业之后就很少聚会了呢,这次应该以什么什么身份来见你呢,是其他篮球部的主将呢,还是国中的队长呢,还是,你曾经的恋人呢?
你在国中毕业时所赠我的那颗原缝在你校服上的纽扣,原缝在离你心脏最近的那颗纽扣,被我请女佣重新缝在我最常穿的那件白色衬衫上,缝在离我心脏最近的地方,这样,两颗心是不是可以离得更近一些呢
自欺欺人的装作不关心的样子,自欺欺人的装作不在乎的样子,自欺欺人的装作无所谓的样子
反正都已经决定自己难过了呀,接下来的事,我的事,我的思念,我的懊悔已经与你无关了呀,我已经只不过是你人生的一个过客,我已经只不过是你最熟悉的陌生人
你说「你会遇见更好的人的,赤司君,我配不上你」
我说「哲也,可是我再也不会对别人这么好了」
听说「黑子哲也最近和黄濑凉太关系密切,疑似恋人」
你那冰蓝色的头发就像我们初遇时一样,就像是流动的泉,我可以摸摸你的头发吗,就像曾经你完成训练之后我给你的鼓励,就像和我第一次合作之后我给你的肯定,我可以像曾经一样摸摸你的头发吗,但是这只不过是对我们关系的试探呀
我可以抱你一下吗,就像曾经成为恋人后你埋在我胸口一样呀,就像曾经一杯奶昔一个拥抱的"交易"一样呀,就像曾经在分岔路口的道别一样呀,就像以前一样可以吗
你后退半步的动作认真的吗,是我们再也回不去的证明吗
小小的动作伤害还是这么大,谁让我喜欢你更多一些呢
我只能扮演个绅士,才可以和你说说话呀,我现在已经不是可以随便介入你生活的人了呀,我现在只不过是「赤司征十郎」罢了,而不再是你的「赤司征十郎」了
「需要我送你回家吗,哲也,看起来外面要下雨了呢」
「好的,那就麻烦赤司君了」
挽回的话语终究没有说出来,属于赤司家的骄傲不允许我一次又一次的追逐你,呐,为什么,为什么没有办法找回被我弄丢的你了呢,因为这该死的绅士身份吗,亦或是这赤司家少爷的地位呢
我终究没有忍住从背后抱了你一下,尺度却只能保持在不能说想你呀,只能保持在朋友的距离,只能保持绅士交往我礼仪,不能再说想你了啊
呐,哲也,就当你的队长,你的敌人闹了个笑话吧,就把这当做我的失态吧,就当赤司家的绅士忘记了自己的本分吧

----------------
尽力做着那个面瘫的样子,装作那个冷漠的样子,却频繁的暴露出思念你的想法
越掩饰越明显,越掩饰越深刻
想说「赤司君,近来可好」
听说「日本赤司财阀近日将与本田集团千金杏子联姻」
别说「哲也,这是我婚礼的请柬,希望你可以参见」
忍着言不由衷近来不错的言语,看着你就好
反正我注定留在角落,留在黑暗,留在不为人知的世界,而你生来就应坐上你的王座,受人敬仰,我与你从来都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呢
只是摸一摸头发可以哦,毕竟只是个试探吧,赤司君,我可是最了解你的人哦
拥抱不可以呢,至少想提前一样拥抱是不能被允许的呢,我们呢,再也回不去了
赤司君还会因为这些小动作而伤心吗,这样可不行呢

----------------
「哲也,手给我」
「好的」
在川流不息的马路边,一名红发男子向身边的蓝发少年伸出手,准备穿过马路
红发男子拉着蓝发少年的手,专心的看着来来往往的车子,如果仔细看,就会惊奇的发现蓝发少年的眼睛是闭上的,在红发男子的引导下好不犹豫的穿过马路
「赤司君还是想以前一样呢,可以完全信任赤司君,不会担心受到伤害呢,还有,可以松手了吗,赤司君」
「赤司君已经不是我的赤司君了,现在的赤司君只是赤司家的绅士了呀」
----------------
在下嫻酱,新手透明,欢迎勾搭ヾ( ・∀・ )ノシ
感谢读到这里的您ฅ(>ω<*)ฅ
本来是七夕贺文,但是七夕要放文的前辈好多的,我这种透明就早点发好了(:з」∠)_
果然不适合敲第三人称的(:з」∠)_
感觉完全是个渣qwq
羞耻到就改了一遍(:з」∠)_
有任何问题还是请多指教【鞠躬】